亚洲城娱乐,ca88亚洲城娱乐,亚洲城娱乐官网

亚洲城娱乐官网--历史资料最全的历史吧
夏朝皇帝汉朝皇帝宋朝皇帝秦朝皇帝三国皇帝隋朝皇帝上古皇帝五代十国皇帝金朝皇帝
亚洲城娱乐官网 > 世界历史 > 世界野史 > 张叶:永远的《诗经》

张叶:永远的《诗经》

时间 : 2017-09-12 18:00
栏目 : 世界野史

文章简介: 初秋将至,花木葳蕤。捧读一本《诗经》,踽行于老家屋后静谧的白杨林,彼时河道蜿蜒,河畔润湿,林岚如纱,...

初秋将至,花木葳蕤。捧读一本《诗经》,踽行于老家屋后静谧的白杨林,彼时河道蜿蜒,河畔润湿,林岚如纱,鸟鸣远一声、近一声,正如书中那交颈呢喃的“雎鸠”——关关和鸣。温柔的熏风,将心头的缠绵唤醒,是误入了藕花深处?还是一梦庄蝶穿越千年的寻觅?一脉如水的回眸,随浩荡长风,牵引你一步一步,走入古人的诗里。


孔子对此,只说了三个字:思无邪。字字如琴,遐思无穷,美好顿生。


过往的诗歌,不只是一幕一幕的短暂欢愉,你侬我侬,还有战乱、分离和悲苦。捧读《诗经》,不需要过于沉重,但起码有虔诚,她方能将从前一寸寸拨开、细细地演绎。摊开的书卷,散发着莎草与葛蔓的气息,侧耳倾听,时有“食野之芩”的“呦呦鹿鸣”,时有鸿雁的“哀鸣嗷嗷”,即便旷荡无人,却也此时无声胜有声。




从公元前11世纪到公元前6世纪,时隔数千年,如此浩渺的五百个春秋,太阳依稀如今日炽烈,那时候的空气干净得足以拂拭心灵,涤荡谦谦如谷的胸怀。从奴隶制向封建社会过渡的漫长时日,那些且劳且歌的人们经历了什么?又在思索着什么?西川曾说,读唐诗要把自己当做唐朝人,“只有当我们深入古人之间,看他们互相争吵,不同意,瞧不上,这个时候,古人才活起来”。读《诗经》亦然,此刻,我便荆钗布裙,砍柴挑水;此刻,唯有驿站车马、芳草蔓及沧桑古道。


彼时的男子,因“君子于役”,而“不知其期”——一旦离家去从军,就此去杳渺相见无日。彼时的女孩,羞涩又畏葸。她站在河边,清澈的河水映出美丽的影子,她将一腔的情话都诉与了清浅的波纹、游鱼和颤动的芦苇,如果,它们会说话该有多好,捎去她的挂怀与想念,也聊以慰藉那折煞人的相思。




他们且行且歌,习惯让浪漫缓缓地流淌。他们歌唱成熟的黍稷、盈绿的苍耳,歌唱木瓜与玉佩,歌唱风的呼啸及钟鼓的悦耳,歌唱欢快与悲愁。


孔子还说,读诗最大的作用是“兴、观、群、怨”,就是在说,诗歌可以感染我们的情操,可以藉此了解风俗盛衰;可以增强人的群居团结意识,还可以怨刺、指责不美的现实……我们读诗,最初都不是为了读诗,而是无意中被她吸引。她在那里,犹如“在水之湄”的伊人,如灼灼生辉的桃花,如皎皎明月和迢迢河汉。邂逅《诗经》,正如邂逅了阔别的初恋,干净、单纯又那么清新。


捧读《诗经》,怀着“遇见未知”的渴盼,怀着汩汩流淌的诗心,一卷在手,绵亘千古。 

标签 : 
相关世界野史文章推荐

亚洲城娱乐官网最新更新